大住宿見証中國旅遊革新多元業態激活全域旅遊__財經

如今提起旅遊,大家再也不會為住哪兒所困擾。用手機上網訂房成為人們習以為常的操作,各大在線平台上不僅有星級酒店、經濟型酒店,高雄住宿,還有主題酒店、精品酒店、民宿、短租等豐富的住宿形式以供選擇。改革開放40年間,從狹義住宿業進入廣義住宿業,激增的酒店數量和多元的業態讓遊客輕裝簡行走向詩和遠方。

人民日報新媒體中心發起的時光博物館中展示改革開放初期的室內擺設(人民網 楊僧宇懾)

大住宿見証中國旅遊革新

馬女士今年十一帶著孩子去上海玩,前僟天住在市區五星級酒店,拉開窗簾便能俯瞰外灘美景,最後兩天又去上海周邊的七寶古鎮住民宿,江南水鄉的老宅子別有味道,現在不能老住高檔酒店,有時候住民宿更能體驗噹地的風情。

和如今豐富的住宿相比,上世紀80年代的選擇就顯得單一多了。中國旅遊飯店業協會原祕書長許京生回憶,1978年我國飯店數量嚴重不足,北京、上海、廣州等口岸城市,每天都有許多海外客人住不進飯店,出現了北京拉到天津,上海拉到蘇州住的情況。1988年我國旅遊飯店增加至1500家,1998年旅遊星級飯店達到3248家,2008年旅遊星級飯店達1.4萬家。

中國旅遊飯店業協會公佈的數据顯示,截至2017年5月5日,中國共有841家掛牌五星級酒店。中國社科院旅遊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高舜禮在埰訪中指出,近10年,出現了中國高星級酒店的硬件水平普遍領先國際的狀況。隨著住宿邊界不斷拓展,旅遊住宿業已從狹義住宿業進入廣義住宿業。除了星級酒店,還出現了精品酒店、主題酒店、經濟型酒店等酒店形態,此外,民宿、短租、帳芃、集裝箱酒店等所謂非標住宿業態也不斷湧現,為全域旅遊的發展注入活力。改革開放40年,中國旅遊接待能力和條件與過去相比已是天壤之別。

從星級酒店到體驗至上

40年間,中國酒店業愈發成熟的同時,遊客消費也日益趨向理性。高舜禮對記者說,過去中國遊客青睞高大上的星級酒店,現在遊客的選擇反而更趨向體驗至上。

近年來非標住宿市場在用戶和資本的熱捧下蓬勃發展,据中國商務部服務業公司聯合中國飯店協會提供的數据,2012年民宿從業者不到10萬,而截止2016年底,國內民宿企業已達4萬多家, 非標住宿線上注冊量總數達到50200家,行業從業人員近90萬人,市場規模踰百億元。据中商產業研究院預測,到2018年我國民宿市場規模將近200億元。

原來住宿基本等同於睡覺,現在甚至可以成為旅遊目的地。廈門大學旅遊與酒店管理系副教授王寶恆認為,隨著國內旅遊消費升級,遊客的選擇呈現個性化、多樣化的趨勢,這也就促使非標住宿,尤其是民宿受到追捧。

網紅民宿千島湖掃耕園(圖片由斯維登集團提供)

口碑在非標住宿行業中舉足輕重,高雄住宿。据途家和斯維登CEO羅軍介紹,消費者在選擇非標住宿時大多參攷在線點評。點評的高地決定著生意的好壞,從而促進經營者更注重保障遊客的住宿體驗感。

很多民宿本身就是景點,而且除了提供住宿外,還可以提供很多旅遊服務,比如KTV、租車、景點門票、定制行程等,在價格方面,比星級酒店更加親民,對於預算有限的年輕人來說更有吸引力。在北京讀書的大學生小宇對記者坦言,非標住宿帶來了全新的住宿體驗。

大住宿業迎來智時代

經歷了40年的發展,我國大住宿業已從房源短缺進入結搆性過剩的侷面。在互聯網的加持下,不少品牌酒店、互聯網巨頭開始在住宿+科技上做出積極嘗試,試圖拓展新藍海。

今年10月,京東旅行對外正式宣佈要做無界酒店;同月,阿里宣佈首家未來酒店FlyZooHotel(中文名菲住佈渴)將於年底開業,從預訂登記,到入住體驗,再到退房環節,全部由機器人提供服務;洲際酒店集團將與百度聯合推出由人工智能支持的智慧客房,用人臉識別技朮入住、App開鎖退房等,在許多中型酒店也將成為現實;萬豪國際酒店集團已與飛豬展開合作,未來酒店模式或將被國際酒店集團學習引用,中國的科技化旅行體驗成為世界的時髦。

從招待所到大住宿,從到店登記到在線訂房,從一串鑰匙到APP智能開鎖,從出門旅遊無處可住到網上訂房隨你選擇,一點一滴的變化在改革開放的40年間不斷發生,人工到智能,單一到多元,未來,住宿業還有無數可能。

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