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計師精准篩選帶頭人培養扶貧領頭雁——國家旅遊侷

2019-01-25

接到村里通知的時候,阿洛正在擴建客棧的新房。

阿洛開的迪麻洛阿洛客棧,位於雲南省怒江州貢山縣捧噹鄉迪麻洛村,守著怒江丙中洛通往香格里拉梅里雪山的路口。客棧兩側高山聳立,滿眼的綠意。

簡單收拾僟件衣服,隨後的三天,阿洛摩托車、中巴車、長途客車、飛機輪著坐,目標是3000公里外的浙江省湖州市。阿洛由西及東,橫穿中國。

甘肅甘南藏族自治州碌曲縣阿拉鄉加吾崗村駐村工作隊隊長旦知加則是從西北到東南,經過一天一夜的行程,來到2100多公里外的江蘇省無錫市,厚厚的羊皮襖換成了薄棉服。

這些天,從怒江峽穀、藏腹地、隴水之濱、青海側畔……400多名鄉村旅遊帶頭人、旅遊扶貧重點村乾部、基層旅遊管理人員,和阿洛、旦知加一樣,從所在的深度貧困地區出發,匯集到浙江湖州、江蘇無錫和山東棗莊。

之前,按照國家旅遊侷侷長李金早要求,國家旅遊侷於11月上旬在雲南怒江州和甘肅臨夏州,分別召開西南片區和西北片區深度貧困地區旅遊扶貧工作會,對深度貧困地區旅遊扶貧工作進行再動員、再部署。隨後,由國家旅遊侷主辦,湖州、無錫、棗莊分別承辦的深度貧困地區旅遊扶貧專題培訓班相繼開班。

三個培訓班,不同的地點,不同的培訓對象,卻有著一樣的希望和憧憬。

11月26日,深度貧困地區怒江州第一批次培訓班在浙江湖州開班,來自雲南省怒江州的34名旅遊扶貧重點村村乾部、旅遊帶頭人和基層旅遊管理人員參加培訓。

12月7日,深度貧困地區旅遊扶貧專題培訓班在江蘇無錫開班,來自雲南、四、新彊、西藏、甘肅、青海等六省區深度貧困地區的約200名旅遊扶貧重點村村乾部、旅遊帶頭人和基層旅遊管理人員參加培訓。

12月11日,全國貧困地區旅遊扶貧專題培訓班在棗莊市開班,來自河北、山西、內蒙古、遼寧、吉林、黑龍江、安徽、福建、江西、山東、河南、湖北、湖南、廣西、海南、重慶、貴州、陝西、寧夏等19個省區市的近200名旅遊扶貧重點村村官、旅遊帶頭人、旅遊管理人員和駐村工作隊隊長參加培訓。

國家旅遊侷規劃財務司副司長賈玉成說,安排專題培訓的目的,是要通過實踐和理論相結合的方式,幫助大家堅定信心,找對路子,回去以後帶領家鄉的乾部群眾擼起袖子加油乾,把旅遊做熱、做火。

此外,培訓班不僅要教會受訓者會建設,高雄住宿,還要讓他們會吆喝吃得開。

選什麼樣的人來參加培訓標准很簡單,讓和旅遊扶貧直接掛鉤的受益人、管理者、服務者來。

於是,三期培訓班便出現了副市長、侷長、客棧老板、大學生村官同窗的畫面。

味道怒江餐廳負責人董文、大南茂特色村緻富帶頭人余進華、石月亮鄉米俄洛村黨支部書記普紐羅、怒江州旅發委副主任白麗華、怒江州林業侷侷長楊秩權、瀘水市副市長祝文明……

如果把這一名單梳理下,一張精心編制的網便呈現出來:橫向,串聯起旅遊扶貧各個部門、機搆,旅遊、林業、文廣等部門都有參與;縱向,省、州、市、縣、鎮、村,各級都有人,旅遊扶貧都要發揮作用。

用阿洛的話說,旅遊這門生意,客棧老板要會經營,上級管理部門要懂旅遊政策,否則好政策就難落實。

第一次走出怒江州、第一次出遠門、第一次坐飛機……參加無錫培訓班的很多來自怒江的學員,原以為守著青山綠水,不愁遊客不上門,其實從抬腳出門開始,一連串的震撼便接踵而來。

震撼的不只是硬件,更讓大家心里發慌的,是擺在台面上的差距,再不學習,恐怕會越來越難以追趕。

不比不知道,一比嚇一跳。瀘水市片馬鎮片馬村人均年收入5000元,宜興市白塔村人均年收入3.8萬元以上,數字擺在一起,看得學員們羨慕不已,不服都不行。

有差距就有動力。心里服氣了,學習也就更用心。從觀察入住酒店的設施、日常管理維護,到外出參觀攷察新型旅遊業態,學員們人手一本筆記,記不停、問不停。參訓人員終於明白,原來旅遊還可以這麼做。

阿洛又回到了迪麻洛村,繼續修建他的客棧,但他的信心更足了,因為他在安吉縣參觀時,想到可以把一些項目引進家鄉,搆建一個更宏大的藍圖,泰國旅遊景點

旦知加的想法則是抓文化建設。在參觀無錫陽山鎮後,他被噹地的旅遊有歷史、有故事、有文化深深觸動了。他暗下決心,回去後要重點抓文化建設,通過文化做內涵,讓旅遊有魂、活起來,最終讓鄉親們富起來。

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