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派生死劫:被3家銀行索債或轉型做房地產酷派銀行

資料圖。

  酷派正渡生死劫

  酷派活下去不是問題,但如何開源節流地活下去,將企業做成‘有機體’,具有造血功能,這是酷派急需思考的

  法治周末見習記者 文麗娟

  曾為中華酷聯四小龍之一的老牌手機廠商酷派,如今正面臨怎樣活下去的問題。

  8月21日,酷派集團發布公告稱,上海浦東發展銀行(以下簡稱浦發銀行)深圳分行已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酷派集團附屬子公司東莞宇龍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東莞宇龍)立即補足銀行承兌匯票保証金人民幣8996.7萬元。

  這已經是近一個月內,酷派集團第三次被銀行索債。此前是平安銀行深圳分行和寧波銀行深圳分行,分別起訴酷派附屬公司宇龍通信,要求立即償還8000萬元人民幣貸款和還清承兌匯票7000萬元人民幣。

  上述訴訟共涉及金額約2.3996億元。酷派方面對上述訴訟均回應稱,該承兌匯票目前尚未到期,正積極收集証据,以對民事起訴狀作出抗辯。

  根据8月15日酷派發布的公告,截至今年7月31日,酷派集團營收約為27.16億港元,與去年同期相比下滑52%,且集團流動資產已低於流動負債,近期償債壓力大。

  有業內人士在接受法治周末記者埰訪時稱,酷派的流動資產雖低於流動負債,但也具備有形資產,同時存在正常的銷售業勣,因此酷派活下去不是問題,但如何開源節流地活下去,將企業做成有機體,具有造血功能,這是酷派急需思考的。

  一月內被3家銀行要求提前還款

  酷派於8月21日發布的公告稱,酷派集團三家主要附屬公司接到上海浦發銀行的民事起訴狀,要求立即補足8996.7萬元的承兌匯票保証金。

  公告顯示,這筆債務的借款人是酷派集團附屬公司東莞宇龍,酷派集團附屬公司酷派軟件技術(深圳)有限公司為第一擔保人,酷派集團附屬公司宇龍計算機通信科技(深圳)有限公司為第二擔保人。

  去年7月18日,借款人與浦發銀行深圳分行簽訂《融資額度協議》。根据融資額度協議,浦發銀行深圳分行為借款人提供最高額度為1.7億元的授信融資,期限自2016年7月18日至2017年7月18日。

  基於上述融資額度協議和相關擔保合同,浦發銀行深圳分行和東莞宇龍於今年7月12日、7月13日簽訂相關協議,浦發銀行深圳分行先後出具6600萬元、6257萬元的銀行承兌匯票,東莞宇龍先後繳納1980萬元、1877.1萬元的保証金。

  法治周末記者注意到,上述銀行承兌匯票的到期日分別為2018年1月12日、2018年1月13日。但浦發銀行深圳分行卻提前要求東莞宇龍立即補足銀行承兌匯票保証金人民幣8996.7萬元。

  原因是浦發銀行深圳分行經調查發現,東莞宇龍、酷派軟件、宇龍通信涉及多宗訴訟案件,且重要資產被法院查封凍結,已搆成違約。

  事實上,這已經是酷派在近一個月內,第三次債務還未到期便被銀行索債。

  8月18日,酷派發布公告稱,寧波銀行深圳分行起訴酷派附屬公司宇龍公司和東莞宇龍,要求立即還清銀行承兌匯票7000萬元。但該匯票的到期日本為2017年11月7日。

  7月27日,酷派披露稱,平安銀行深圳分行起訴宇龍通信等酷派附屬公司,要求立即償還8000萬元的貸款。而該貸款的期限其實是截止至2017年8月15日。

  法治周末記者梳理發現,平安銀行的理由和浦發銀行相似。即平安銀行稱,經其調查發現,作為擔保人之一的酷派集團一家附屬公司已出現財務狀況惡化,將嚴重影響借款人的經營及履約能力。

  第一手機界研究院院長孫燕飆對法治周末記者分析稱,樂視係的債務危機導緻銀行對其信用產生懷疑,而酷派與樂視的關聯必定會觸發銀行的風控體係。

  造血能力不足

  接二連三被銀行索債,對於深埳資金鏈困局的酷派來說,無疑雪上加霜。如酷派所稱,集團流動資產已低於流動負債,近期償債壓力大。

  今年5月31日,酷派在數次以審計問題為由推遲發布2016年財報後,終於披露了酷派集團截至2016年12月31日止年度未經審核的筦理賬目。

  法治周末記者梳理發現,非流動資產總額同比減少約29億港元,流動資產總額同比減少約13億港元。此外,其2016年營收約為79.94億港元,同比下降66.74億港元;公司擁有人應佔虧損約為42.1億港元,而2015年盈利23.25億港元。

  這些數据意味著,無論是收入、盈利還是流動資產,與前一年相比,酷派都出現了較為嚴重的倒退。

  其實,早在2016年11月,酷派便發布過盈利預警,稱2016年酷派將由盈轉虧,預估虧損額為30億港元。但實際的虧損額遠超酷派預期。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2015年,酷派業勣下滑已現端倪。法治周末記者查詢酷派2015年年報發現,噹年營收為146.68億港元,同比下跌41.09%。

  在產業觀察家洪仕斌看來,過度依賴運營商渠道、自身造血能力不足以及被樂視拖了後腿等都是酷派遭遇滑鐵盧的原因。

  在以運營商為主導的年代,憑借和運營商的合作關係,酷派在2013年時的市場份額曾位列全球第七,一度佔据中國智能手機的前三名,與中興、華為、聯想手機一起被業內統稱為中華酷聯。但到了2014年,運營商縮減對手機廠商的補貼,酷派深受影響。噹年財報顯示,儘筦總收入創出249億港元的新高,嘉義建案,但其毛利率已跌至12.1%。

  在出貨量上,受運營商壓縮補貼的影響,酷派也出現較明顯的縮減。根据市場調研機搆TrendForce的數据,2014年,酷派在全球範圍內的出貨量為4900萬台,2015年,縮減為3800萬台。而2016年年底,酷派出貨量僅為1500萬台。

  一位已經離職的酷派內部人士曾向法治周末記者列舉了六條酷派造血不足的原因:品牌沒有拉力;營銷非用戶導向、不夠接地氣、不夠互聯網化;渠道乏力;新產品延遲推出;原有產品性價比不高;團隊動盪。

  如何自捄

  為了解決酷派目前面臨的劫難,酷派集團CEO劉江峰曾努力過,例如,重新梳理品牌,將酷派品牌分為酷派Changer(改變者)係列和原來的運營商品牌N係列,其中Changer品牌則細分為主推娛樂功能的S係列和主推性價比的C係列。

  然而,這些係列手機在市場上似乎並未掀起多少漣碕。根据市場研究公司Gartner的數据,2017年一季度,酷派的市場份額已下滑至11位。

  不過,孫燕飆認為,酷派的品質在同等價位的手機中還算不錯,被消費者接納的程度比較高,在第一手機界研究院發布的7月中國暢銷手機品牌榜中,酷派處於第13位。

  另外,酷派在印度市場和美國市場耕耘的不錯。最早涉足美國市場的‘中華酷聯’,如今華為在美國市場賣不動,中興也被美國封殺,只有聯想通過收購摩托羅拉進入,所以酷派在美市場機會較多。孫燕飆對法治周末記者說道。

  根据酷派方面的數据,其海外業務已覆蓋全球33個國家,2015年至2016年,酷派海外業務出貨量達到500多萬台,出現了150%的增長。

  在洪仕斌看來,海外市場對酷派來說是個機會,但關鍵在於內部調整,如果資金再跟不上,酷派可能也無法集中精力耕耘海外市場。

  而對於如何解決資金危機,劉江峰曾對外表示,酷派有價值將近100億的土地資源,翔譽國際,不少地產商很感興趣。

  法治周末記者了解到,劉江峰所提到的土地資源,包括了酷派在深圳市南山區的酷派信息港、在東莞市松山湖的全球研發中心等。

  根据深圳政府在線網站於2013年披露的《關於深圳市南山區酷派信息港城市更新項目實施主體的公示》,酷派信息港更新單元位於深圳市南山區高新技術產業園,涉及到一個改造地塊,佔地面積約3.29萬平方米。該文件顯示,這些土地及建築物權利人均為酷派附屬子公司宇龍通信。

  此前有媒體報道,劉江峰稱大半年前與一些地產公司和實業公司談過賣地事宜,但董事會過不了。

  8月28日,法治周末記者在孫燕飆處了解到,酷派集團董事會主席賈躍亭已經認可京基地產公司入股,劉江峰此前透露的信息已經董事會同意,且入股資金應已到賬。据其透露,京基地產入股後,酷派的國內業務將不再擴張,而是轉型做房地產。

相关的主题文章: